17500乐彩网3d走势图:诉讼、纠纷、对簿公堂:官司不断的挂牌公司“很难看”

2018/06/21 09:45      赵雯 许芸

福利彩票双色球走势图 www.bwtu.com.cn 市场低迷,挂牌公司诉讼不降反升。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截至6月19日),关于挂牌公司的诉讼类公告1068条,与去年同期的807条相比大幅上升,涉及494家挂牌公司。诉讼案类型多集中为合同纠纷、侵权纠纷等。

新三板在线观察发现,截至6月19日,今年有146家企业补发了诉讼公告。其理由大多数是工作人员的疏忽、相关人员对有关规定理解不到位、未及时收到通知书等。

值得注意的是,39家新三板公司涉案金额占上年净资产比例超过100%。挂牌公司涉及重大诉讼不仅可能面临大额赔偿存在重大法律风险,还存在因信披违规被监管以及因股权被司法冻结导致股东变动的风险。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6月19日,中讯邮电、曼氏生物、睿安特、宝成股份等6家挂牌公司因涉诉超过50%股权被司法冻结。

此外,新三板上投资者为顺利退出起诉挂牌公司的情况也并不少见,还存在一些管理层为争夺控制权“对簿公堂”的奇葩案例。

违背承诺 投资者状告挂牌公司

川机器人(835015)6月12日发布涉及诉讼公告。该挂牌公司因一直未能按照合同约定转变股份转让方式为做市被九州证券起诉。

2016年2月15日,九州证券与挂牌公司签订了《定向发行股份认购协议》,约定以现金认购挂牌公司50万股份,认购完成后,因川机器人一直未能按照合同约定转变股份转让方式为做市,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

九州证券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定向发行股份认购协议》及《补充协议》并要求挂牌公司回购原告所持有的被告股份,支付回购款525万元及违约金27.5万元等。

被投资者状告的还有挂牌公司新乡日升(834004)——因IPO承诺未兑现。

2012年9月25日,苏州工业园区嘉乾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苏州工业园区嘉翔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两投资方与包括挂牌公司新乡日升在内的五被告签订《增资扩股协议》及《增资扩股协议的补充协议》。协议约定,苏州工业园区嘉乾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出资2604万元,取得新乡日升155万股股权,苏州工业园区嘉翔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出资756万元,取得新乡日升45万股股权。

根据5月30日披露的诉讼信息,新乡日升因未按约定在2013年12月31日前提交发行上市申报材料并获受理,且至今未能在A股市场上市。原告要求五被告依据合同约定回购股权。根据两投资者的诉求,回购价格分别为3749.76万元和1088.64万元,五被告对该款项承担连带责任。

ST现代(430010)也遇到棘手的情况,因公司被证监会处罚,投资者反悔欲收回投资。

5月10日公告显示,佛山市东方禅控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佛山南海区东方高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13年10月22日与挂牌公司签订了《现代农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定向发行之股份认购协议》,后两原告依约履行了向挂牌公司出资1101.76万元和1498.5万元义务。1月5日两原告起诉挂牌公司,请求法院撤销《认购协议》,并要求被告返还财产,赔偿损失。理由则是2016年11月8日挂牌公司被证监会处罚。

新三板在线注意到,ST现代最新收盘价格(2018年2月27日)为1.95元,相比两者2013年8.1元的认购价格下滑四分之三。以公司目前的情况,还款较为困难。除了营收下滑,2017年公司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53.7万元,上年度则亏损3.64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已连续两年为负值。

除了上述案例,被投资者起诉的还有ST励思、德化恒忆、泰得科技等,投资者诉讼请求多为要求挂牌公司回购股份或退回投资款等。

“新旧”董事会“对簿公堂” 

值得注意的是,创兴智能(835273)的案件并不常见,却值得投资者警惕。

根据5月15日公告,创兴智能股东鹰潭市广聚投资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鹰潭广聚”)起诉挂牌公司虚构股东大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的行为严重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

根据去年9月22日主办券商公告,2017年9月20日举行的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召集人董事会称会议期间因股东争执会议无法进行,没有形成相关决议。而合计持股占本次会议有效表决权64.29%的股东梁大藏及浙江浙大科发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科发一号新三板投资基金则声称,股东大会形成了相关决议。

以楼杭方为代表的创兴智能“前”董事会与刘双军为代表的创兴智能“新一届”董事会就控制权引发纷争,并对簿公堂。后者认为在9月20日的股东大会上已经重新选举董事会成员等,要求前者移交公章及公司账册。

创兴智能认为,部分股东滥用权利,在公司发展关键期强行更换管理层,已经严重影响企业的运营。如公司洽谈好的定增投资者全体撤资;与公司合作的供应链融资银行等决定停止或收紧对公司授信额度;上游供应商暂停与公司合作;以及员工无法领取工资陆续申请离职等。目前公司经营已经停滞。公司董秘称,在将近一年的期间其无法正常履职,最终不得不选择辞职。

相比创兴智能,月旭科技(832463)的控制权大战则暂时告一段落。不过,这家挂牌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形象“有点难看”。

今年6月5日,月旭科技称,与公司股东赵岳星(原董事长)关于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和2017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的诉讼作出终审判决。

去年6月29日,月旭科技举行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董事屠炳芳提出董事赵岳星(本次诉讼原告)在任职期间,未能正常行使和履行董事职权,且无故干扰公司正常业务经营及监事会正常行使职权,给公司生产经营及公司股东利益造成重大不利影响,要求罢免赵岳星董事职务。

而赵岳星在去年的5月23日提出董事会议案,以屠炳芳(新任董事长、董事、第一大股东)违反公司章程、利用经营权打击报复其他董事(包括赵岳星)等原因要求罢免屠炳芳公司总经理职务。以发现屠炳芳、吴琰股东身份不合法、股份代持等问题为由要求罢免屠炳芳及吴琰的董事职务。

赵岳星认为挂牌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的决议内容明显违反公司章程。2017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不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而且在召集程序、表决方式等方面同样违反公司法及公司章程规定。要求法院判决挂牌公司撤销上述决议。在随后的判决中该诉求被驳回,尽管赵岳星继续上诉,根据6月5日最新结果,中级人民法院仍维持原判。

相关阅读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8-09-10